">商标买卖交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商标动态 > 商标购买 >  > 正文

金银花商标被宣布无效:1994年被撤销

发布时间:2022-09-22 23:49来源:未知浏览次数:

公告称,两期转让/过户公告、三期续展公告、一期商标证书遗失公告均无效。原因是该商标早在1994年就被撤销了。

此前,上海毕丽化妆品有限公司以其“金银花”商标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数百起商标侵权诉讼,索赔逾千万元。一审时,多数法院判决毕丽公司胜诉,并判给被诉企业数万元至数十万元不等的赔偿金。

事实上,“金银花”商标早在1994年就因注册不当被撤销,随后又经历了两次“转让”和三次续展。毕丽公司发起的批量诉讼索赔被质疑为“碰瓷维权”、“恶意诉讼敛财”。

在媒体的持续关注下,今年3月,最高法院决定提审其中一起金银花商标案。6月,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毕丽公司败诉。

论文梳理发现,自2019年毕丽公司发起侵权诉讼以来,被诉当事人对金银花商标权本身的质疑从未停止。

上海创元律师事务所律师马表示,他的团队代理此案后,已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金银花商标无效的申请。同时,根据马团队的统计,2019年4月至2021年10月,共有5起“金银花”商标撤销申请,其中以商标“连续三年未使用”为由的申请有3起(俗称“撤三”);以商标属于“通用名称”为由的申请有两起,这些撤销申请基本都被驳回。

此外,有关方面已经对“金银花”提出了四次无效申请。其中,一份无效宣告申请中明确提到,通常将“金银花”作为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的原料,将争议商标指定使用在“化妆品、香水”等商品上,仅直接表明指定商品原料的特性。消费者一般不容易将其认定为商标,且“金银花”作为商标整体缺乏应有的突出性,依据相关规定应认定无效。

在江苏文健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志清看来,“金银花”不是一个意义弱的问题,而是“没有意义”的问题。“一个用来表示商品原料的商标名称,只有经过长期、大量的使用,才能产生商标显著性。只有与商标建立起相对稳定的对应关系,消费者一看到金银花就能联想到它的产品,才能体现出商标的区分功能。反过来,如果没有长期稳定的使用,消费者凭什么认为金银花商标是你的?”

马石慧说,他未能找到有关这些无效申请结果的公开信息。然而,毕丽公司五次申请其他金银花商标,均被驳回。毕丽公司转让的第603857号金银花商标,仅在第三类商品(化妆品、乳液、香水、爽身粉、美容霜)上注册,未以“花露水”名义注册。“花露水”被归入化妆品后,毕丽公司一直试图在第三类商品上申请注册“金银花及图片”、“毕丽金银花”等商标。

赵志清根据公开信息统计发现,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比利公司金银花商标注册的回复有5份文件,其中包括比利金银花4份商标驳回通知书(第9334638号、第13555913号、第1627909号、第24540010号)和金银花商标驳回复审决定(第3992281号)。

上述五份文件均已认定“金银花”作为商标在化妆品等商品上使用时不合法,这与1994年国家商评委的裁定是一致的。

9月6日“金银花”商标被宣布撤销后,毕丽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将由专业人士提起行政诉讼

赵志清律师介绍,9月6日的送达公告由上海红星日化厂作出,应该是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的《关于撤销第603857号金银花商标转让续展决定》公告的一种送达方式,视为当事人收到撤销决定。

842.jpg

赵志清表示,9月13日无效公告的相对人是目前商标所有人上海毕丽公司。1994年商标撤销公告后的第二次转让、第三次续展、第一次认证无效,实质上是对1994年第603857号金银花商标被撤销后后续程序性错误的纠正行动。“相信在不久的将来,第603857号金银花商标的权利状态会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上显示为‘无效’。”

江西省保健与消毒用品行业协会秘书长吴常委认为,“国知局的做法很彻底,相当于重新宣告金银花商标自1994年被撤销后已经失效。之后所有涉及金银花商标的行为都是无效的,毕丽公司没有任何权利依据。”

赵志清介绍,1994年金银花商标被撤销后,该裁定已经生效。即使上海毕丽公司对上述公告提起行政诉讼,也只能对国家知识局的程序错误提起诉讼,而不能对1994年的撤销裁定提起诉讼。因此,如果发生行政诉讼,不涉及第603857号金银花商标的实体权利,不会对金银花商标的民事诉讼结果产生任何影响。至于金银花商标的实体权利,上海毕丽公司已经丧失了起诉权。

该报注意到,2022年1月,金银花商标案曝光时,在各大电商平台输入关键词“金银花露”,搜索页面显示的产品多为毕丽公司的金银花露产品。现在各大电商平台都可以搜索到大量其他品牌的“金银花露”。

9月9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在回复CPPCC委员《关于加快商标法及其实施条例修改的提案》时明确表示,在新一轮《商标法》及其实施条例的修订中,将更加注重权利保护与公共利益、社会效果与在先权利的平衡,明确权利行使的边界,解决公共利益保护不足的问题。比如强调不得以欺骗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申请或者取得商标注册;明确提供虚假材料的法律责任;加强信用监管和信用惩戒;明确恶意抢注造成损害的民事责任,建立恶意抢注的商标转让制度;界定商标专用权的行使边界;研究引入恶意诉讼反诉制度。

1992年7月30日,上海红星日用化学品厂注册了“金银花”商标,商标号为603857。

1999年4月28日,该商标被“转让”给上海彩蝶化妆品有限公司(第一次转让)。

2010年2月6日,该商标被“转让”给上海毕丽化妆品有限公司(第二次转让)。

2022年8月1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撤销第603857号注册商标“金银花”转让和续展核准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