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买卖交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商标交易 > 卖商标 >  > 正文

小萨:数字馆藏的涉税问题还不确定

发布时间:2022-09-22 23:52来源:未知浏览次数:

经过几波冲击,数字馆藏发展进入平缓发展阶段,用户投诉也刺激了数字馆藏平台合规的迫切需求。之前火爆的市场背后有很多被忽视的问题,包括数字存储平台的税收问题。

最近的坏消息之后,用户出于保护自身权益的考虑索要消费发票,数字催收平台不堪重负。

6月,数码收藏圈第一张发票在网上流传。资料显示,这张发票是平台用户向税务机关举报后,公司在税务机关的通知下开具的,其内容的真实性目前无法核实。但是结合很多数据采集平台已经开始为用户开通发票服务,发布《关于XXAPP内开局藏品发票》的公告,但是如何开具发票呢?谁来发行?问题还是很多的。

因为数字存储平台的业务模式不同,关注的领域也不同,所以没有一种通用的解决方案。比如根据数据采集平台与IP方合作方式的不同,有的数据采集平台需要IP方开具发票,有的则需要平台自己开具发票。这里需要提醒的是,由于目前数字征收的法律性质尚不明确,有条件的数字征收平台可以在与税务机关沟通的指导下开具相应的发票。

如果某公司或企业作为发行方销售数字馆藏,由于无法准确界定数字馆藏的法律性质,会导致该公司或企业的转让行为属于版权授权还是产权转让的混淆,导致企业产生的是版税还是财产转让收益。而且,如果买方也是公司或企业,就会引出一个新的问题,即数字藏品是否应该按照投资资产征税。

根据我国《企业所得税法》的规定,无形资产是指企业为生产商品、提供劳务、出租给他人或为管理目的而持有的,没有实物形态的非货币性长期资产,包括专利权、商标权、著作权、土地使用权、非专利技术、商誉等。

因此,我们可以知道,无形资产转让的前提条件是数字馆藏具有相应的著作权,并且相应的数字馆藏能够满足《著作权法》对“原创性”的相关要求,能够体现作者的个性和精神。然而,根据目前数字馆藏平台的发展情况,用户在获得数字馆藏后并没有获得相应数字馆藏的所有权。除了部分允许二级市场存在的平台,大部分平台使用者只有占有、使用和增加的权利,被认为无形资产转让存在一定障碍。

055-79000规定,特许权使用费是指企业提供专利、非专利技术、商标权、著作权等特许权的使用权所取得的收入。但对于正常情况下的数字馆藏的销售,并没有转让原作品的版权,不像一般的版税费用,用户只是通过购买数字馆藏获得一定程度的信息网络传播分享权。此外,考虑到NFT的复制和篡改,在很多情况下,用户购买的NFT产品只提供NFT区块链上的记录,而不提供知识产权。数据采集业务也很难认定为特许经营权转让。

因此,从上述观点可以发现,在数字馆藏的交易中,最关键的部分是什么权利与数字馆藏一起出售。比如创作者可能在交易中出售了作品的知识产权和商业使用权、品牌名称或者其他非实体权利,或者只出售了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究竟是无形资产转让收入还是特许经营权转让收入还是其他收入,实践中并没有明确的答案。

根据《企业所得税法》的规定,纳税人销售货物或者应税劳务,应当向索取的买方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在未开具发票纳税义务期内,仍需在“未开具发票收入”栏填写正销售额,并保留相关证据,如合同、收款记录等,以备日后核查。如果未开具发票的收入在未来开具发票,则“未开具发票的收入”栏中申报的增值税负数金额将被抵销。平台在确认未开票收入时,对税收征管有严格要求。但平台确认未开票收入后,往往不保留相关合同和收款记录。同时,如果有补发票的需求,平台一般不做负冲抵,以避免增值税申报表的异常处理。

无论数字馆藏交易属于版权转让还是其他无形资产转让,都会给增值税处理带来不同的影响。在个人所得税中,特许权使用费所得为综合所得,适用3%至45%的超额累进税率;财产转让所得适用20%的比例税率。根据《增值税暂行条例》的相关规定,个人转让著作权属于免增值税项目,其他股权类无形资产转让不属于。

目前,数字收藏市场参与者众多。对于不同的利益相关者来说,数字收藏交易平台的商业模式、交易性质、核算方法都会极大地影响其税务问题。目前,地方税务机关尚未颁布任何关于数字馆藏交易的新规定,因此数字馆藏的涉税处理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其根源在于对数字馆藏法律性质的模糊界定。

数字征收的税收监管仍需要市场监管部门、金融监管部门、财税部门等的配合。以加强对数字馆藏本质、交易方式和发展趋势的研究,并适时明确数字馆藏的本质。只有这样,行业才能获得更健康的发展,才能解决数字收藏的涉税问题。(中新经纬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