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买卖交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商标交易 > 卖商标 >  > 正文

巨额收购韩国品牌南极电商受困“代工”:净利润大幅下降,股价年内下跌50%

发布时间:2022-05-14 09:25来源:未知浏览次数:
12月26日晚间,南极电商发布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3.3亿元收购TBH环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TBH”)持有的中国mainland China及香港地区商标所有权,以自有资金1.8亿元收购TBH全资子公司百家好(上海)时装有限公司100%股权。 在此次重金购买商标之前,南极电商已经多次通过收购、合作、新设等方式引入其他品牌。一个背景是,南极电商的营收增速正在逐年放缓,曾经支撑其利润的品牌授权业务净利润也在下滑。 当南极电商不能再靠卖tag“躺着赚”的时候,曾经的tag王能否通过收购海外品牌找到新的出路? 据记者《华夏时报》了解,TBH是一家从事服装制造的韩国快时尚公司。其全资子公司百家号于2004年在上海成立。同年,百家好通过开设第一家BASIC HOUSE女装品牌店进入中国市场。但进入中国市场十几年,百家号的知名度依然有限。 在这笔交易中,南极电商收购了78个TBH商标,包括创立于2000年左右的韩国著名女装品牌BASIC HOUSE、Mind Bridge和JUCY JUDY。 对于此次收购的目的,南极电商表示,知名单个品牌的价值体现在内容电商崛起的过程中,收购此类品牌可以构建公司品牌体系。同时,南极电商表示在研发方面存在不足。d、生产和质量管理,而百家号可以弥补上述不足,为公司未来的产、销、研一体化管控做准备。 艾媒咨询CEO张毅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南极电商布局海外品牌的主要目的是通过海外品牌提升品牌高度,在供应链和品质上进行大升级。 一方面,南极电商合作的供应商和经销商数量非常多。2020年,南极电商合作供应商1612家,合作经销商6079家。有业内人士认为,广泛授权使得南极电商很难控制经销商和供应商,也很难监控质量保证。另一方面,百家号本身也因产品质量问题饱受诟病。仅2021年,百佳好就因产品不合格等问题被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三次。自成立以来,百好行政处罚累计11次。 不仅是产品质量,百家好自身的业绩也不容乐观。今年前三季度,百家号总负债达12.39亿元,净资产为-3.38亿元。事实上,在2019年,有报道称,TBH计划以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100家商店,以减轻因金融危机造成的债务压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潘鹤林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虽然目前百家好在国内口碑不好,但国内还是有大量用户对韩国时尚有一定偏好,韩国品牌在款式设计上也有一定可取之处。通过收购,南极电商可能会借用100个好的品牌和设计团队,仍然通过国内代工销售。 12月27日,《华夏时报》记者给南极电商发了一封关于品牌收购和未来品牌建设的邮件。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南姬成立于1997年,以保暖内衣起家。2008年,南麂提出了“品牌授权”的商业模式。此后,南麂关闭了自己的工厂,专门做代工业务。凭借高人气,南极人的“卖吊牌”业务带来了高额回报,产品也从男女内衣延伸到服装、母婴、床上用品、家用电器等品类。2015年,南极人借壳上市,更名为“南极电商”。 有业内人士认为,企业只做单一的标签业务,虽然可以短期盈利,但很难保持高速扩张 目前,南极电商的主要业务包括南极电商总部运营的“品牌授权相关业务”和子公司时光互联运营的“互联网广告营销业务”。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南极电商品牌授权相关业务收入占比约为18%,后者占比81.8%。 虽然时间关联收入占比相对较高,但毛利率超过90%的品牌授权相关业务仍是南极电商的主要利润来源。2021年上半年,品牌授权相关业务净利润占公司净利润的比例接近80%。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至2018年,南极电商营收增速保持在33%以上,净利润增速在65%以上。然而,2019年,南极电商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速相比过去减少了近一半,同比分别增长16.52%和36%。到2020年,其营收同比仅增长6.78%,而净利润同比下降1.5%。今年前三季度,其营收同比仅增长0.08%,净利润同比下降44.15%。对于净利润下降,南极电商表示,主要是阿里渠道客户品牌授权服务业务收入下降所致。财报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南极电商在各渠道的统计结果中,阿里平台占其近总GMV的46%。 此外,南极电商主要品牌授权业务的利润率在逐年下降。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南极电商总部的净利率分别为78.6%、76.7%、59.6%。 随着南极电商所依赖的淘客电商平台的流量红利逐渐消退,南极电商的GMV增速也在逐年下滑。2019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南极电商GMV同比增速分别为48.9%、31.6%、22.92%。今年前三季度,南极电商主渠道阿里平台GMV同比下降5.35%。 纺织品经营专家程伟雄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以阿里渠道为主的南极电商GMV增长乏力。原因包括平台间竞争加剧、品牌加码线上竞争加剧、新渠道Tik Tok和爱车快上竞争加剧、社区营销和私域营销。 与疲软的业绩相对应的是,南极电商的股价也结束了此前的涨势。2020年7月,南极电商24元股价创历史新高,之后开始震荡下跌。今年以来,南极电商股价大幅缩水,年初至今累计跌幅近50%。截至12月28日,南极电商盘中6.86元的股价较高点下跌超70%。 “标签业务”遇到天花板的南极电商,正试图通过拓展海外市场和品牌矩阵,走出困境,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但现实并没有南极电商描述的那么美好,其品牌路线并不顺利。此前,南极电商先后收购了卡地亚、经典泰迪品牌,并与帕兰多、小马、陈美雅开展品牌合作。然而,目前南极品牌是南极电子商务GMV的主要贡献者。2020年,南极电商402亿GMV中,南极品牌占比超过90%,卡地亚占比8.39%,经典泰迪占比不到1%。 在本次购买韩国女装商标之前,今年7月,南极电商与国际时尚零售品牌CA成立合资公司,由南极电商控股60%。南极电子商务主要负责研发;d、制造、管理和运营。 然而,公告至今半年过去了,原本打算在10月份推出的CA品牌仍未取得任何新的进展。12月28日,《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天猫、JD.COM等电商平台,发现该品牌店仍未上线。 除了品牌扩张,被外界认为是SHEIN标杆的南极人跨境电商业务,h 潘麟认为,就目前情况来看,南极电商收购海外品牌并不能使其跳出标签业务的困境,但可能会强化南极电商的标签业务属性。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南极电商本身并没有增加收入和利润,南极人的品牌红利趋于下降。这个时候引入新品牌,就是延续品牌红利,利用全新的品牌和自身固有的代工模式,延续南极电商的品牌神话。” 程伟雄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多品牌矩阵应该是对南极电商线上授权模式的补充,但要做南极电商的自有品牌还是有难度的。“在如今低流量、多元化的阶段,南极电商想要尝试收购海外品牌,再上一个新台阶是非常困难的,除非南极电商从线上走向线下,从国内运营走向跨境电商,但这对南极电商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